返回首页|能源行业产品大典 与我互动 在线投稿
中国环保新闻频道
扫描关注能源界官方微信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 > 行业动态

潘家华:治理雾霾并非一“关”了之

2017-10-17  来源:互联网      潘家华  雾霾治理  环保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中国城市发展高峰论坛暨《城市蓝皮书No.10》发布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长研究员、《城市蓝皮书》主编潘家华出席发布会并致辞。

潘家华指出,按照北京大学跟世界银行关于健康影响的研究,雾霾污染造成健康的损失占到GDP超过2%,雾霾不仅仅是对生活品质,给经济发展也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潘家华称,现在很多治理雾霾的措施属于强制的手段,就是关停。这样的手段造成了现在的APEC蓝、奥运蓝、阅兵蓝,但是季节性的一些问题,比如说,在2016年,石家庄为了最后45天能够达到年度预期目标,45天全部关停,连修路灯都不让修,结果石家庄的雾霾还是连续三天超过1000爆表。这说明,治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并不是我们下定决心一关就可以了之的。从意义上讲,我们还是应该从根本上对霾有一个认识,釜底抽薪才能够把霾真正的管制住。

另外,他表示,对于治霾我们应该有信心,我们的努力会有成效,怎样把这些工作步子迈的更快,使效果更好,我们还是需要从法治规范上做出更多的长效机制,让社会参与。我们大家都是作为雾霾的受害者,但实际上我们每个人也都是雾霾的始作俑者,治霾应该是每个人的责任,不光是政府和企业的责任,还有公众参与,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一份担当。

以下为文字实录: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刚才李院长作了很好的致辞,对治霾的挑战和成效作了很好的阐述,杨所长对我们这本皮书的支持,应该对出版社表示感谢。

城市发展皮书今年的主题是关于城市治霾,治霾应该是发展的阶段性产物,在2012年引起社会的关注,2013年得到了政府明确的关注,将PM2.5列为监测和控制目标,同时出台《大气十条》,明确用五年时间把PM2.5的浓度坚定的降下来,北京要降到60,现在来看还是有差距,而且差距比较大。也正是因为这种原因,我们也知道中央和国务院对北京市到2035年的总体规划作出了批复,这应该是唯一由中共中央批复的总体规划,将环境和生态作为一个总体规划的主要内容。

当然,关于雾霾的形成及危害,我们大家都感同身受。原因大家都知道,霾应该是自古有之,不是现在谁创造出来的新字,历史上有,这个霾是一种自然的现象,雾也是一种自然的现象,雾和霾混在一起,就成为一种人为污染的天气现象。雾霾应该是气候的原因占有比较重要的成份,没有雾,霾的形式和程度就不一样,因为有雾,我们就称之为雾霾,因为有水汽,形成以后颗粒放大,这样能见度就降低。如果没有雾的话,现在有一个词,在广东用的比较多,叫阴霾,因为没有雾气,所以雾霾和阴霾,气象影响比较大,但是气象是一种自然现象。我们现在要管制的是改天换地,但是我们改不了天,雾自然会形成。现在我们人为的原因,我们是可以控制的,污染、尾气、建筑扬尘,为什么在冬季采暖也是由于温度的变化使得我们要来人为的适应冬季的变化,要采暖,还有秸秆焚烧,季节性因素很高。

现在环保部等一些研究单位之间有口水战,雾霾究竟是属于湿法脱硫还是其他的原因,因为湿法脱硫按照环保部的意见,对雾霾的贡献非常少,现在一些研究部门分析湿法脱硫排除一些水汽,PM0.8、PM0.7最后释放出来再加上形成PM2.5,甚至形成更大的雾霾,现在这个问题没有结论,我相信会进一步的分析,得到比较精确的结论。

我们说对雾霾这样一种形成,首先是对人的情绪的影响,阴霾的天气对人的情绪影响以后,工作效率和健康都有非常大的影响,伦敦雾霾、洛杉矶雾霾,死者成千上万,我们现在从统计初步来看,没有像伦敦雾霾那样成规模,那样严重。但是现在业内统计数据来看,对我们的健康影响非常大,按照北京大学跟世界银行关于健康影响的研究,雾霾污染造成健康的损失占到GDP超过2%,应该说对健康的影响不仅仅是生活品质,在经济上影响也非常大。当然,现在对我们的生产、交通,民航经常停班,汽车高速封路,还有生产,农作物的光和作用,光伏作为一个重要的电力生产部门也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

应该说我们的治理还是非常给力的,从中央到地方,刚才李院长也特别强调,现在很多措施属于强制的手段,就是关停。这样的手段造成了现在的APEC蓝、奥运蓝、阅兵蓝,但是季节性的一些问题,比如说,在2016年,石家庄为了最后45天能够达到年度预期目标,45天全部关停,连修路灯都不让修。这样的情况下,结果石家庄的雾霾还是连续三天超过1000爆表,所以我们说的治霾确实跟原来讲的一样,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并不是我们下定决心一关就可以了之的。从意义上讲,我们还是应该从根本上对霾有一个认识,釜底抽薪才能够把霾真正的管制住。

当然,我们现在说伦敦、洛杉矶的霾,是由于疏解的原因,像现在发达国家的去工业化,应该说特别是污染制造业的转移,对他们贡献比较大。现在由于产业的提升效果非常好,我们现在显然不能采用发达国家那样一种以邻为壑的政策,所以我们现在只能把门前雪扫好,现在有这样一种“五控”,控煤、控尘、控车、控工业污染、控新建项目,这些是非常有效的。从长远来看,我们现在的媒体已经从2013年开始每年连续下降2%左右,2016年下降了4.7%,所以煤炭退出的速度在加速,而且现在控车,纯电动汽车,现在像欧洲、丹麦等五个国家,印度提出来2030年以后不准新的燃油汽车上市,现在汽车尾气排放是可以排除了。我们工信部副部长也非常明确表示,中国在考虑禁止燃油汽车上市的时间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煤和车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得到根本的管控。

工业污染,特别是煤电,煤电的湿法脱硫是人们现在关注的基础问题,这个问题我相信现在各个部门都在做深入的研究,我们在管理中,应用这样一种法律、经济、科技、行政的手段是非常有效的,不管怎么说像石家庄,如果没有这45天的话,可能两天都打不住,所以还是要认可的,这种管制,虽然有很大的社会和经济的代价,才能形成这样一种效果。

因为大气是没有形成边界的,所以这种情况下,联防联控、区域联动是非常有效的,我们现在说治理非常有效的是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长三角污染源在结构、协同、治理方面做的非常好。珠三角,因为我们现在达标的城市群和地区最好的就是珠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环保部做了一个工作,我对他们的工作做了一些考证。他们做的工作,是几个结构的调整,一是属于产业结构的调整,把污染高耗能排放的产业结构轻型化、服务业化、高端化。二是能源结构的调整,是属于控煤、去煤,他有这样的优势条件,西南地区的西电东送,使他们享受清洁能源,还有核电,因为核电基本上没有排放。三是空间结构,他们把整个东莞、广州、深圳这样一些工业制造业转到肇庆这样一些欠发达地区,使区域的环境容量更加均衡。还有技术结构,污染的技术,高排放的技术都得到了淘汰。

所以现在来看,从全国这样一种态势看,我们都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局面,但是大家现在的感受,感受到雾霾非常大,对我们影响比较大,这是我们的一个感受,如果我们用观测的数据,用实际的情况来看,我们还必须认可治霾非常好的成效。而且成效都是有监测数据作实际支撑的,而且这样一些监测数据,我们这些监测数据是可观的,我们这些常规的污染物得到非常有效的管控,但是臭氧,我们没有任何企业直接排放臭氧,现在臭氧在珠三角超标非常严重,而且其他城市也出现了超标,包括京津冀地区,臭氧是属于二次污染物,大气污染的防控除了抑制原生的污染物,PM2.5也有持续性和延伸性。臭氧是一种通过光化学反应,通过氮氧化合物形成了臭氧,对臭氧层没有破坏,但是对身体和环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现在臭氧也作为新的大气质量管控非常重要的内容。

我们现在从总体上来讲,城市达标的数量和达标的幅度都得到了非常有效的提升,从污染天气出现的频次和范围应该说都是大幅的减小,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的成效是非常突出的。现在有一点,按照环保部制定的目标,分三步走,珠三角已经率先一步达标,在“十三五”期间,我们希望长三角的大气能够达标,在“十四五”,进行八年左右的整治,京津冀地区也能够达标,北京制定2013年五年攻坚计划,要在2017年达到60微克,现在来看比较困难,目前北京还是超过72。所以从上半年的情况看,年底要降到60微克以内的话,这个五年目标还是有很大的困难。

从地域分布来看,三大城市群,京津冀地区应该是属于挑战更为严峻,我们从74个重点监控的城市,最差的基本上都在京津冀地区,这也说明治霾的重点和难点应该要聚焦于这样一些地区。所以我们对于今后的治理,需要在釜底抽薪的做一些工作。

这样一些挑战,我们应该是有成效,但是每个人都感同身受,还是感觉到压力比较大,而且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还比较大,与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标准和差距还是比较大,尽管我们现在取得新的突破和成绩。重点是我刚才说的京津冀地区,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属于二次污染物,不是原生污染物,一次性污染物关系特别大,PM2.5主要还是属于原生污染物,经过光化学反应的一些次生的污染物,尽管是复合型,但还是要找到它的原型,才能使雾霾得到真正的管控。

在五年以前,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70%,现在已经低于65%。在“十三五”期间,我们希望能够降到65%以下。所以能源结构的调整力度非常大,这也是为什么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中,中国在世界上引领的步子迈的最大,在世界执行《巴黎协定》的目标的贡献中也是属于最大的。

现在也存在执法方面的一些情况,中央督查以后起到了威慑、震慑的效果,也出现过一些情况。有的治理是属于表象,有的在治理过程中还是需要严格执法,同时这个执法不仅仅是关停,而且要看这个企业是不是合法、合规、合标,这样一种执法不是特别严格,我们的执法应该包括两个部分,该关的、必须关的、违法的必须关,但是对合法、合规、合标的,一刀切的话,并不一定,这不符合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还有地区的协调,相应的基础设施的配套,特别是对湿法脱硫,现在监测数据在某些方面还是缺失的。

对于治霾我们应该有信心,我们的努力会有成效,怎样把这些工作步子迈的更快,使效果更好,我们还是需要从法治规范上做出更多的长效机制,让社会参与。因为我在很多场合谈了一个认知,就是我们大家都是作为雾霾的受害者,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是雾霾的始作俑者,大家看了北京大排量的汽车,比世界上哪一个城市都多,实际上很多的交通出行,还有我们自己的日常生活,应该从自己做起,治霾应该是每个人的责任,不光是政府和企业的责任,还有公众参与,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一份担当。

还有能源结构,控煤,实行零碳、零污染,现在能源结构一直是化石能源,相对来讲天然气要比煤炭的污染物排放要低40%的水平。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化石能源内部也应该存在一个结构调整的问题。当然我们现在产业结构的调整,“三去一降一补”成效非常显著,对于去产能、特别是落后产能,按照刚刚公布的京津冀的治霾规划,河北省钢铁产能要错峰生产,关停50%的钢铁产能生产,对这样的产业结构的联防联控,现在已经把管控延伸到了农村的散煤,得到了根本的管控,煤改气、煤改电,在北京已经得到全面的实施,河北省现在已经全面铺开。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在联防联控,在京津冀整体发力方面,效果也应该是非常显著的。

当然我们现在生态环境的承担,在技术给力的情况下是一定的,但如果超越这样的承担能力,现在我们确实要疏解,北京根据现在的测算北京市的人口很可能是负增长,去年2016年增加了98万,现在北京的人口上限是2300万,到2030年。即使是2300万,现在北京的建筑面积是2800平方公里,将来管控到2600平方公里,实际上一个平方公里还是有一万人口,一平方米就有一个人,这个比重是多大。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北京人口的管控,所有的污染是因为人而产生,所以这个意义上来讲,北京疏解,当然现在中央和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市到2035的规划,我们的综合承担能力也作出了非常明确的规划。

治霾是需要成本的,成本也是可以最小化的,现在排污权的交易、碳排放权的交易,可以通过市场手段,使雾霾尽量得到管控,成本得到减小。

继续阅读